www.2800789.com
金友庄妈妈力挺高凌风
发布日期:2019-09-09 10:45   来源:未知   阅读:

  高凌风跟金友庄离婚只差户政登记最后一步,高凌风昨在家应付记者,对眼镜男张志坚部落格写下“黑暗走到尽头就是光明”等字句,高凌风大呼:“假如他写的东西是跟我们有关系,那他自己是作贱自己。”金友庄在高凌风返家前10分钟静静出门,赴曾帮她隆乳的医美诊所做双峰例行保养,高凌风、金友庄传在2月28日国定假日办离婚,记者问她怎么不在29日上班时间处理?金友庄没回应,但笑了一下,随后在诊所人员陪同下进入诊所。

  高凌风昨在新店别墅面对记者,对婚姻状况,他表示2人还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过正常夫妻生活,高凌风最高宗旨是维持现状,若走不下去就面对,最重要的是小孩,希望他们能够在正常环境下长大。

  高凌风设228为婚姻“春决日”,届时若得赴户政事务所办理离婚登记,当天碰巧是国定假日,高凌风解释:“28日也是我生日,那只是一个期限,若要决定解约(离婚),27日也可以办,不会拖到29日。”

  至于2人名下资产分配,高凌风强调“现在是谁的名字,就是谁的”,但高凌风名下仅有的新店“汤泉”房产现由金友庄父母居住,届时若离婚,他表明不会讨回,但也说:“不是说离而不分吗?她只要分我1张小床睡睡就好,青蛙王子不再是王子后,只要有个水塘或树叶住住就好。”

  针对张志坚在部落格上写“时艰共体、黑暗走到尽头就是光明”等字句,高凌风说:“我想他没有这样写吧,假如他写的东西是跟我们有关系,那他自己是作贱自己,假如他是这么不懂规矩的话,那么这个牌九里面有一副牌是三六一只鹅,就是人鬼救不活,他要是作贱自己就是这副牌送给他,比死还惨,所以我想我们也不用对号入座嘛,他有权利写他的文章嘛,但我相信这跟金友庄没有关系。”

  被问若金友庄离婚、选择与张志坚在一起,会献上祝福?高凌风不悦说:“不要提到跟我们完全没有关系的人,甚至于有案在身的人,当然我们是无罪推论啦,但是跟这些人牵在一起,似乎把格调弄得太低了。”张志坚对这个问题,则说:“我在忙,现在开会。”随后挂上电话。

  金友庄昨赴诊所,为整形的双峰做例行保养,约莫近30分钟后离开诊所,金友庄曾怀疑高凌风在大陆偷吃,是否已有证据?她闻言摇了摇头,事后记者致电该诊所,诊所总监表示金友庄是去做例行性保养,还表示想更瘦一点,高凌风则不知老婆要去该诊所。

  面对种种风波,金友庄昨以简讯回覆记者:“近日平地又起风波,深感困扰,我只想当个平凡平静的妈妈及女人。”

  金友庄怀疑高凌风在大陆偷吃,1日两人同声否认,金友庄说“我都没有证据,三星N9009桌面密码锁想不要怎么取消,媒体怎么可以这么写”,但她希望高凌风对家事能低调,但高凌风昨天下午仍接受电子媒体访问,表示目前两人仍在婚姻状态。金友庄则到医美诊所微整形,对金友庄疑似整形上瘾,高凌风说:“走到今日,我以维护她名誉、尊重她决定当定位,对她的行为,快乐就好,我也累了。”

  高凌风今带大女儿阿宝与儿子宝弟到深圳,参加一人7万的3天教育训练课,“我最快8日回来,随时可谈。”金友庄仍坚持离婚,希望高凌风态度不要变来变去,假如离婚,她不再当艺人,会参与好友的事业,和之前被拍亲密照的张男合作事业吗?“绝不可能,我们没有往来。”

  高凌风说,他尊重金友庄“离而不分”想法,离婚还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还说新店的房子继续给金友庄父母住,赡养费绝不少于200万人民币,“除非我身体出状况,金友庄跟孩子的生活开销、贷款我都会负责,哪天金友庄要我搬出去,我再去租房子,孩子生活我还是想参与。”

  金友庄去的医美诊所工作人员透露,她至少一个月来一次,昨做可瘦腰腹部赘肉的体雕疗程,一次约3到5万。金友庄之前曾做过自体脂肪隆乳,抽出大腿和腹部脂肪丰胸,小腿打过肉毒杆菌,也试过美白针、中医埋线瘦身,金友庄从不讳言自己的“人工美”,她说,她是诊所的见证人,费用有打折。

  高凌风、金友庄离婚已成定局,金友庄妈妈昨大骂女儿、力挺女婿:“女儿不要了,伤天害理,丢人现眼,小孩都是高凌风在教育,她做妈的都不在家,怎么养小孩?”金母也轰眼镜男张志坚:“玩人家老婆,还要告金爸爸,后来又撤告。”张志坚昨没接电话,无法取得他对此事的回应。

  高凌风、金友庄婚变,长期洗肾的金母曾劝过女儿:“她(金友庄)不听,只要我一讲,她就说不要管,我心里难过,她疯掉了。”金友庄昨赴医美诊所为之前隆乳做例行保养,金母认为:“去那里做什么?做1次就算了,对身体有什么好。”

  金母更不满张志坚曾对金父起诉,金母直言:“金爸爸只是提醒他(张志坚)和金友庄在一起要注意,他就觉得被威胁,告了金爸爸,后来撤告,这样的人还要跟他在一起?有没有天理?不知她为什么这么迷惑他,他连长辈都要告。”

  金家父母曾为了女儿婚变而去求神问卜,但都无效,金母无奈说:“天意,他们在外面做什么,我们都不知道,我们2个老人家只能在家看新闻,小孩可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