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一句中特
北下朱村爆品“弄潮儿”:大数据“猎人”与9块9包邮的秘密
发布日期:2019-09-11 00:43   来源:未知   阅读:

  初到北下朱村,你可能以为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烟花爆竹批发地:近百栋商住楼、1220间营业房几乎全以大红为底色,招牌也大都包含“爆款”、“爆品”等字样。

  北下朱村村长金景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与2.2公里外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义乌国际商贸城”侧重线下实体店批发不同,北下朱村所有的供应链都是针对线上的,尤其是网红直播、电商微商。

  “村里经营的这些人都是80后、90后,绝大多数是外地人,他们思维都很敏捷,从卖地摊货到微商、再到网络直播,一直都走在潮流的最前列。”

  这里是风靡网络的网红商品策源地:嗅觉灵敏的上万名直播从业者掌握着爆款商品的潮流脉搏,社群的集结使他们能在“引爆”过程中产生协同效应;精明的供应链商人能根据市场温度快速整合工厂产能,并将单品的规模效应以及由此而来的成本优势做到极致;而一批第三方技术公司也正应运而生,其抗锈病的优势填补了旱作小麦的国内空白,白姐绝,他们通过AI、大数据等手段挖掘用户行为数据,成为预测爆品的技术派“猎人”。

  就像一位爆款“猎人”,张鑫刚刚把他的爆款预测神器——“抖参谋”、“抖大大”带到了北下朱村,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他开门见山地说,“即便是在北下朱村,距离真正的爆款商品启动期也是滞后两个月的。”

  风起于青萍之末。张鑫介绍,任何一款网红商品在其走红前都有先兆:这些商品可能在个别小众市场已被验证,或者在一些场景中受到高度关注,具备成为爆款的潜质。

  “比如之前爆红的猫爪杯,并没人推广,因为有人在斗鱼上拍了个视频,留言区出现大量评论,嗅觉灵敏的商家马上发现市面上没有这类商品,于是抓紧找厂家赶制30万个,最终成为爆品。”

  “北下朱村商业嗅觉是很灵敏的,他们看一件商品销量不错就会快速跟进,依托供应链优势,能以更低的价格在直播、团购、微商等渠道把商品再次引爆。但是这个方法比较传统,依靠人际传播,而且有一定时滞,我们希望做的是用AI、大数据等技术手段来颠覆这种方式。”

  张鑫的公司主要在做用户行为数据挖掘,其行为数据库包括淘宝、微博、B站、抖音、快手、拼多多等多个渠道,能实现全网的内容分析和画面分析。

  “很多爆品都可以从用户评论、画面分析中找到线索,实际上视频也是一帧帧的画面组成的,通过AI图像识别,可以找到哪些商品正在密集出现,如果评论和弹幕中也出现了很多讨论,而在我们已售商品数据库中又没有货源,这就有可能成为一个爆品。”

  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展示的“抖参谋”软件中,可以看到实时更新的全网商品曝光榜、淘宝、抖音等平台商品销量榜、电商视频排行榜等数据,梅州到福建东山岛自驾游路线!在商品曝光分析中,可以看到月销量、曝光视频点赞量、评论数等数据,软件还有详细的商品数据分析、关联视频分析、在售达人分析、商品趋势分析等内容。这些数据将为主播选品提供决策依据,而随着数据的积累与回馈验证,其预测的准确度也在不断提升。

  张鑫坦言,在数据挖掘与预测方面,行业内有很多竞争对手,但只做趋势预测是不行的,必须脚踏实地地去和第一线的创业者紧密对接在一起,这正是其来到北下朱村的原因。“他们有选品的眼光,我们有预测的眼光,两者结合起来才能落地:我们的趋势预测能为他们提供指引,我们也需要他们的实践验证。”

  在这个爆品的策源地,直播社群组织也开始崭露头角。网红闫博与侯悦经营的创业之家在义乌已有1000多名成员,其成立的初衷是共享直播带货经验,降低创业风险,不过近期,这些社群却在“引爆”爆品上大发神威。

  “一些厂家想主动‘打爆’一些产品,我们团队的小伙伴就厉害了,因为每个人手上都是上万、几十万的粉丝,几十个人联手一起推一样产品的话,短期内能形成协同效应,形成巨大的影响力,实际上,大量主播同时推一个产品时,这个产品就已经成为爆品了。”拥有30多万粉丝的侯悦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

  在打造爆品的产业链上,与张鑫合作的金鼎在供应链管理方面有着自己的一套生意经。

  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圈内常说的一句话是“网红爆品的源头货源是北下朱村,而不是工厂”,“这是因为你看中一个爆款,找工厂下单,工厂开始排单,收货最早也要到一个月后,对于快速更新的直播产品而言,这是无法忍受的,但你在北下朱村就可以拿到现货,而且工厂给你的价是10块,在这很可能做到9块。”

  价格倒挂的背后,是直播供应链将单品的规模效应以及由此而来的成本优势做到了极致。

  对全国工厂了然于胸、对爆品潮流有深刻了解的这些精明商人,往往会在网红产品走红伊始就找到工厂,查看生产线产能,根据材料价格、工人数量等快速预估出单品的成本,然后加上10%-15%的利润,给工厂开出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

  “比如这个杯子,工厂报价10块,我去谈时并不杀价,而且一下订上10万个,但条件是如果我能在一个月内卖光的话,工厂至少每个杯子返我两块,对方虽然狐疑但肯定都会答应。”金鼎说。

  而实际上,在北下朱村直播大军的镜头扫荡下,老牌开奖。单品做到一二十万是非常轻松的事,“有的直播间一个月的流水可以做一个多亿,靠着‘一件代发’就能完成这一指标,团购开一个团单品一天也可以卖上五六万件。我把这批货拿回来后,别人也会来找我要,无论买几个,我都是按九块的价格给他,这个价格是他在工厂都拿不到的,慢慢的这里就成了网红商品的源头货源。”金鼎告诉记者。

  金鼎拿起一瓶产自外地的化妆品,其出厂价为6块,当地全国包邮快递费需要5块,即便以出厂价销售,当地做电商至少也要11块,“而我花1万块钱就能包上一辆17米长的车,一趟至少能运20万瓶到北下朱村,每瓶摊下来成本就九分钱,那我的成本就是6块零1毛,这边的快递费一块多钱,加上纸箱也就两块钱,北下朱村的主播们就能做9块9包邮。”

  快递费全国最低的秘诀同样是规模效应。直播的崛起使得大量单品以类似物流的方式发出,快递员小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一般快递的计价规则主要看重量与体积两个指标,如果发货物品各不相同,形状不规则,快递费自然就会高一些,然而,如果发一车同一形状的货品成本就会低很多。“北下朱村的电商直播很多是一次性发出一大批相同的单品,都是规规矩矩码好的箱子,一车就能拉走。”

  此外,他介绍,在快递界素有“桐庐帮”之称的“四通一达”在此高度发达,快递网点星罗棋布、竞争激烈,这也降低了快递的费用。

  国家邮政局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义乌以23.64亿件的快递量仅次于广州的29.26亿件名列亚军,并大幅超出第三名深圳的18.77亿件。近日,义乌市政府与阿里巴巴正式签署eWTP战略合作协议,这标志着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场正与全球最大的线上经济体合体,共同孵化贸易新模式。

  村长金景喜眼下正在将传统的物流市场清理出去,“我们一直在劝阻村民不要涨房租,可这里地下室到四楼全部租出去了,一间地下室的房租一万八一年,比邻村的门店租金还高,贵一些的店面一年要十几万,我们的计划是把村里传统物流清出,以后村里只做电商。”